Q4-Kapadokya

若這一輩子只能選擇一個地方旅行,我一定會選擇土耳其。換作以前還沒去過土耳其時,我或許還不會這麼篤定的說,雖然念過土耳其語,嚮往異方國度的一切,想要親臨目睹這一塊曾經閃耀著輝煌的歷史的土地,但都比不上魂縈夢繫中的景象全都映入眼簾,並伴隨著如同前世的召喚,那麼清晰又明確,似夢似真的理由來得更踏實。

某個前世,我曾身在這裡。就在那古老的客棧中,召喚隨著荒煙蔓草中的風聲呼呼飄進我的耳朵,讓我在那傾刻之間夾在時間縫隙中,聽到嘈雜的駝鈴與啼聲,人們講著聽不懂的語言,而遠方正有一匹馬(一隻駱駝?)奔馳而來,因為急促的啼聲在眾聲喧嘩中顯得異常清楚。

這段旅行記憶非常清晰地刻印在我腦海中,在土耳其中部安那托利亞的卡帕多奇亞,一切都彷彿是舊地重遊一般,時時都感受到內心奇妙的悸動,那不是受自然壯麗或人工斧鑿的感動,而是熟悉的景物與陌生的記憶,或是陌生的景物與隨之撩起的熟悉記憶,彼此翩然交錯的強大召喚。剛開始我試圖壓抑內心的悸動,告訴自己這些不過出自於過度的想像而已。

不過,正在我從空無一物,可遠眺遠方塵煙的客棧頂樓踩著木階梯小心翼翼地下樓時,我聽到比我早一步下樓的導遊等在旁邊對我說:「Unutman! Unutman!......你曾經身在這裡。」我多年不用的土耳其語,忽然變得靈光一樣地,讓我聽懂了他在對我說什麼。我訝異地看著他,他也睜著他深邃的雙眼冷靜地望著我,但當年的我馬上選擇逃避,一邊假裝無事一邊假裝鎮定地繼續爬下階梯。

至今想起這段記憶,我仍然感到不可思議。或許一切冥冥中註定,或許只是一廂情願地過度想像,或許很簡單,這不過是一回舊地重遊。

我不會忘記,我不會忘記。就算來世,我也絕不會忘記。

(上圖:卡帕多奇亞的香菇岩,是火山爆發後的火山泥經過數萬年的風化侵蝕堆積而成。這同時也是我們抵達伊斯坦堡的國際機場,再轉搭國內班機至卡帕多奇亞後,正式開始土耳其旅遊的第一個景點。)

※附註:2009年第四季的首頁banner主題是土耳其,現已下架換上新的banner。本篇為照片回顧說明。

Q4-Safran bolu hanesi
番紅花城下榻旅館外,左邊這一棟就是我們住的旅館,
這裡保留鄂圖曼時期的建築,是個古意盎然的美麗小城。

Q4-Safran bolu street
在番紅花城逛街、喝咖啡,上面是葡萄樹,看得到青綠色的葡萄

Q4-Yerebatan Sarayi
伊斯坦堡的地下宮殿,在帝國時代時是大型儲水池,專門替伊斯坦堡城市供水

Q4-Dolmabahce camii
多爾瑪巴切清真寺 (Dolmabahçe Camii)
※這座清真寺也曾出現在這篇,請參考:
[行旅‧土耳其] 航向拜占庭--博斯普魯斯海峽航行記(下)

【延伸閱讀】踏上土耳其,未完成(一直沒寫完的土耳其遊記)

※更多的「旅行明信片」在這裡。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