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海吉兒 (「醫學」畫作的部份)
Gustav Klimt: Hygieia (Detail from Medicine)
(出處:
「臺灣大學網路藝術之西洋名畫欣賞 

 

圖二:壁畫全圖
【畫作說明】參考資料詳見:
台灣大學「西洋名畫欣賞」,陳冠宇先生提供說明

兩、三個月持續下背痛,開始做伸展運動,每天熱敷、精油按摩,隔幾天便貼布,但仍時好時壞。只消坐不到三十分鐘,腰桿就疼得難受,根本打不直。雖然盡可能不要久坐,辦公桌椅後面也拿護枕墊著,可是不一會兒功夫,只稍稍挺腰動動身體,就聽到骨頭喀喀作響,痛得忍不住悶哼出聲來,左邊髖骨部份感覺整個不妙!就好像有根筋不對一樣,輕輕一動就痛,走路也感覺得到。每天晚上也因為腰痛,翻來覆去睡不著,嚴重影響睡眠品質,導致身體不適、精神也欠佳,因此,終於決定掛診看醫生。
 
想要消災解厄,就求神拜佛;想要除病鎮痛,就求醫拜華陀
 



事實上,前年健檢時,即已發現脊椎側彎(腰椎部分)的毛病,這回去看醫生前,心裡也有準備。當醫生從電腦上看到剛照好的背部
X光片時,邊笑邊像發現新大陸似的跟我說:「側彎」!當時令人驚訝的不是病因,而是電腦上那副明顯彎曲的脊椎骨架。因為,這副骷髏已經比前年看到時更彎曲了(前年醫生讓我看片子,說有脊椎側彎時我還看不出哪裡彎曲呢!)。醫生再放另一張側剖面X光片分析說,「而且呈螺旋狀」,我問醫生這是什麼意思?「就像旋轉樓梯有沒有?螺旋旋轉往上彎曲,所以你會很痛。」
 
看來,一把彎曲的「老」骨頭,沒那麼輕易善罷甘休。
 
連續幾個禮拜,開始展開中西醫合併復健治療,每個禮拜往醫院報到兩次,除了初診多了一道主治醫生問診的程序外,每回去都是一樣的步驟。候診時,護士會先給一張用毛巾裹覆的熱敷墊,熱敷疼痛部位後,等到護士叫到名字便直接進去診間進行治療。電療、針灸、推拿,有時連主治醫生一面也見不到。因為負責針灸的便是主治醫生,像我這種病人是趴著接受治療,只有背面和屁股對著醫生。
 
推拿和我想像的不大一樣,和按摩大不相同。醫生讓你躺在床上,上下拉扯一番,有時還動手動腳。有一回,醫生把我的一腳夾在他跨下(正確部位應該是跨下與膝蓋的大腿間),便開始拉扯,因為醫生手腳俐落,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的臉感覺一陣發燙,根本還來不及尷尬。接著又是一連串的動作,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側躺面向我、腳弓起,深呼吸……」便扣住手往腰背用力一壓。第一次,在根本毫無心理準備下,不小心就叫出聲來,還真痛!負責推拿的醫生個頭並不高,要我站在他前面,雙手交叉往後抱住雙臂後,就一把抱起我往後頭撐起,好大的力氣呀!我雖稱不上虎背熊腰,個頭也有一六五公分,體重超過五十公斤,讓還小我一個頭的醫生一把「抱」起,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做完推拿,醫生說,你試試彎腰看看,還會不會痛?我每次都被這些推拿動作搞得暈頭轉向又像心臟病發一樣地震驚,所以根本哪管得著痛不痛,猛搖頭說不痛!不痛!否則難保不會又來一陣手腳,也真難為醫生了。
 
雖然我與醫生打交道的機會不算多,但像這樣就醫的經驗還真是囧。身體有了病痛得找醫生,醫生彷彿是身體的神,病痛時求救贖,再囧還是得撐下去,醫生,我的醫神……。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