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3629S

一樣是樹木,卻有兩種不同的命運。

這條短短幾十公尺的馬路旁綠樹高大成蔭,夏天時蟬聲唧唧,風吹過時,枝葉發出沙沙的聲音,是城市一角裡美麗的風景。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看到市政府派出公園養護工程隊的人,開著吊車帶著電鋸來到這條馬路,這不是德州,不是上演什麼可怕的電鋸殺人狂,不過也沒好到哪裡,上演的是電鋸砍樹狂。

為了遷就交通號誌的能見度,為了保障用路人的安全,為了......總是可以搬出一大堆正當的理由,總之一切都是為了「人」。每當樹木成長茁壯到足以遮蔭時,就得拿電鋸上刑。一上刑也不用逼打成招,因為罪刑已定,卻也不是什麼天生罪犯,怪也只能怪誰叫你跟紅綠燈做鄰居?只要你礙著它了,管你十年五十年的樹都一樣,誰讓你張著枝葉頂著太陽揮舞著風成了一大片蔭涼?

被鋸掉超過半邊的樹幹,裸露出淡色的木質內裡,無論粗的細的枝葉全都被砍掉,好好一顆蓊鬱茂盛的綠樹被砍得七零八落,像是街頭落魄的流浪漢,看著老覺得心痛。「親愛的樹,請原諒我們自私的人類。」經過又見他被上刑時,我總是輕撫著樹幹這麼跟他說,而旁邊幸運的樹,此時蟬聲大作。

DSCN9018S

這讓我想起洛杉磯和紐約市區的交通號誌。他們一樣都將紅綠燈的支架伸得長長的,甚至像紐約市有些地方就直接吊在路中央,很容易就可以讓駕駛或行人看得一清二楚,或許這麼做的原因是馬路很寬,也不見得是因為旁邊種了樹的關係,但如果利用這種方式架設交通號誌,就算旁邊有樹也不至於會擋到用路人的視線。

DSCN3967S

Technorati 的標籤:,,,,,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