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3817

2012/4/5 早上大約9點多,Wei打電話來說救到狗狗了,我人正在辦公室。前晚台北下了雨,很擔心狗狗的狀況,輾轉難眠,很晚才睡著。聽Wei說他也一夜沒睡,一大早7點多就從台北出發了,搭火車到福隆,在火車站前叫了一部計程車,就自己一個人帶著準備好的置物箱去把狗狗救下山了。他打電話時說人現在福隆火車站前,餵狗狗吃了罐頭和水,準備打電話給照生會。他跟狗狗說乖乖的要救他,狗狗好像聽得懂,也奮力站起來順勢讓他抱住,但是可能腳有問題無法站久,他說狗狗還滿重的。

影像3821

照生會的說要最快要等80-90分鐘後抵達(從鶯歌到福隆的車程約需兩個小時),Wei就在車站前陪狗狗,等照生會的人前去救援。他說狗狗在發抖,不知道是不是冷還是害怕,就買了暖暖包給他。我跟Wei說要摸摸狗狗的頭跟他說話,安撫他,要他放心,以後也會一直照顧他的。

幸好貢寮昨天沒有下雨,所以上午Wei去救狗狗時狗沒淋濕。Wei把狗帶下山到福隆火車站時發了簡訊給我,他說貢寮現在開始下雨了,狗狗運氣真不錯,土地公眾神有保佑。

影像3826

將近中午12點時,Wei又發來簡訊,「狗狗已上車,我跟他(註:指照生會的工作人員)去救另一隻狗。」原來Wei把狗帶上車後,繼續跟著照生會的工作人員到九份去救另一隻狗。有人報案說有隻狗夾到捕獸器腳受傷了,結果照生會工作人員放吹箭沒射到這隻狗狗,正好一位老阿伯經過說:「你們在做什麼?」狗馬上就趁隙一溜煙跑掉了(狗就算受傷了跑得還比人快),很不幸沒救到那隻狗。據報案小姐說那是隻野狗,之前是一位老太太在餵,老太太過世後,這位小姐就接手餵。

Wei和照生會的工作人員接著把我們在福隆發現的狗狗帶到位於土城的山群獸醫院檢查,獸醫將狗狗的衣服脫掉後,發現狗狗的兩隻前腳內側有潰爛傷口,可能因為這樣加上衣服勒到才無法站立。除了開放性傷口之外,熊寶還有皮膚病,醫生說皮膚病只要吃藥治療大約2個月就會好,至於傷口要等過幾天觀察狗狗的身體情況是否好轉,才能再縫合,因為縫合需先麻醉,怕狗狗的身體虛弱撐不住。幸好沒有什麼大問題,不需要動大手術。獸醫還幫狗狗剪了指甲,他剛開始有點抗拒(可是還是一聲都沒叫,也沒兇),但後來就乖乖地讓醫生剪了,連醫生都稱讚他好乖。

影像3853

根據獸醫檢查,熊寶約有10歲了,結紮過,但沒有植晶片。獸醫也研判他很有可能是被遺棄的,而且才遺棄不久。到底是誰養了10年的狗好好的還丟掉他?怎麼這麼殘忍?

經過醫生檢查及初步治療後,狗狗被帶回照生會安置。隔天還會再帶他到獸醫院檢查狀況,照生會的工作人員還說我們週末可以過去看他。等狗狗恢復得差不多,我們想設法把狗狗安置給適合的人養(目前我們各自的居住處都無法養狗),因為照生會雖然是一籠一狗,畢竟是救急、救難的中途安置所,只求活下去,生活品質總不是最理想,不過當然比起流浪在外好實在太多了,更何況這裡的工作人員都非常愛護、照顧他們。還有我們也問過,等到狗狗痊癒後,照生會依規定如無人認養也要放回原地,我們根本不忍心如此。

在福隆救到的這隻狗狗,從我們一遇見他,他就乖乖的也不咬人也從沒聽過他叫一聲。我在山上餵他吃東西時,他當時應該是餓昏了,但吃東西也不會沒規矩衝著你餵的手亂吞一通,雖然俄了吃得很快,但是舌頭都沒有碰到我的手,感覺他是隻有教養的狗,個性也很好,雖然不像很多狗會搖尾吐舌跟主人撒嬌,可是他的個性還真的感覺很投緣。獸醫說個性是天生的,像有些狗連受傷了或要離開人世了,都還會咬人呢!

影像3855

其實昨天我們搭火車回台北的路上,就已經在討論救到狗之後的後續方案,包括適合養狗狗的人選(反正不脫是自己親戚好友,而且不能帶給人家麻煩的),因為我們想養也沒地方可養。而昨天爬草嶺古道經過看我們在餵狗也一起餵狗的那對情侶,據照生會的人說,那位小姐今天還打過電話去問是否救到狗狗了,真是好心人。

Wei陪狗到獸醫院救治後,照生會將狗帶回鶯歌,Wei下午回到家馬上就寄了狗狗照片給我,還幫他取了名字,叫做「熊寶」。

我們已經安排好隔天周六就要去鶯歌看熊寶,Wei還打了電話給照生會,問了熊寶安置到照生會後的狀況。照生會說很難判斷,說熊寶可以吃東西、喝水,但沒有站起來,可能也老了關節退化。總之講了我們都有點難過。目前就先把熊寶的傷口和皮膚病治療好再說,等到周末去看看他。

救到熊寶之後我們就不斷討論各種後續方案,不過後來就排除可以介紹親友收養。因為後來想想,除合適外,重點是要有意願,而且要去麻煩人家也不大好意思,我們也想過合租可養狗的套房,因為兩個人都沒有養狗的經驗,只能邊上網找資料邊研究該怎麼養他。

除了想後續的照養問題,還擔心這段期間熊寶如果關在照生會的籠子裡,如果沒洗澡、沒清潔或單獨照顧的話,會不會影響皮膚病的痊癒?(聽說皮膚病的狗最好可以曬曬太陽)不過目前熊寶還有開放性傷口,所以在傷口治療好之前,也不能洗澡,所以先以治療傷口為優先。想到養狗的事,因為我們沒有條件、沒經驗也沒準備,尤其是我,我雖喜歡動物但是一直沒想過要養,因為我覺得跟動物(另一個生命)一起生活,就是對他的承諾,那是一輩子而且要心甘情願的。在沒有好的條件、環境及最重要的意願的情況之下,我的確沒考慮過養狗的事。

照生會說他們經常遇到學生撞到貓狗報案緊急救援的案例,但照生會原則是希望報案人可以幫忙負擔醫療費,尤其是肇事者理應有責任,但是在照生會的案例中,會負擔費用的算是少數。像是很多學生一開始會答應說好,但等到送到獸醫處又說沒錢,「一條命,救還是不救?」照生會的人說。我想起Wei跟我分享他在Youtube看過照生會老闆的訪問,那位老闆說:

「主人可能不會發現,狗狗是世界上唯一愛你勝過他自己生命的動物......你是狗狗生活的全部。」

在我的觀念裡,貓狗鳥......等等與人類生活相伴的動物,不只是「寵物」,是一起生活的夥伴,可能人類需要提供一些照養條件沒錯,但他們也同樣以愛回報人,甚至更多。

 

【延伸閱讀】爬草嶺古道救狗狗記 (Wei寫的救狗記)

, , ,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