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八點檔新戲「危險心靈


晚上看了公視八點檔的新戲:「危險心靈」。

第一集,敘述一班十五歲的國中生,每天早自習考試、能力分班、課後補習、借課(借音樂課上重要的課如數學課、英文課),在升學壓力下度過自己的成長期,面對數學老師的強勢指導與同儕間的影響力,他們似乎學到了人生殘忍的第一課 -- 競爭與信任。

看完後,我有股奇怪的憐憫之情冒上心頭,沒有任何對象地,只覺得社會的黑暗和人性的醜陋,到底引領著人類到達什麼樣的境地?在涉世未深,心靈仍如一片白紙的青少年心中,這一記強力的烙印,將形塑成一個什麼樣的「人」,在「成為一個人」的社會過程中,又會帶來什麼巨大的影響力?

如同劇中角色--沈韋說的:「影響力很可怕,你要學會自己判斷」,當他的同學謝政傑意識到影響力是如何在同儕間發揮作用,他這時學會的究竟是屈服媚俗,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判斷力?

我曾經聽住在台北的朋友說,他們從小學就開始補習了,而且是連作文、畫畫、英文,都要補習。這對於在南部長大的我來說,簡直像是天方夜譚一樣地新奇。雖然我住的是南部市區,不過高中以前是真的不知道什麼是補習。我猶記得小學畢業後,升上國中一年級的暑假,才剛報到,暑假就開始了漫長的輔導課。第一堂英文課,身為校長的兒子、仍在大學就讀,暑假回來兼英文輔導課的英文老師,什麼也沒教,就叫全班同學開始默寫26個英文字母的大小寫。他同時還說:「你們應該在外面補習都已經學會怎麼寫了……。」我當時年紀小,沒在心裡罵髒話,只很哀怨地喃喃自語,人家又沒補習,大寫都不會了還寫小寫;一面奮力地寫出認得不到十個的英文大小寫字母。真是枉費父親才剛買了一套KK音標和國中英文朗讀教材,我們才開始認識幾個英文字母呢!(我還記得這位英文老師帶著厚重黑色粗框的眼鏡,留著西裝頭還梳油,當時心裡不禁納悶著大學男生都長這樣嗎?)

我很慶幸並沒有度過充滿補習課的童年,直到高二時,隔壁班同學約我一起去試聽英文補習課,我喜歡那位老師的幽默,與閱讀很多課外文章的教學方式,所以才開始上了兩年英文補習課。高中時我的數學奇差無比,幾乎每學期都要補考,搞得媽咪有點緊張,後來主動問我是否需要試試看補習,我很認真地考慮她的建議,問了同學便一道去聽數學課。不料課堂上教的都已經聽得一頭霧水了,課後補習上的全是加強版,更是聽得我連霧裡看花的機會一丁點也沒。回頭跟老媽說了原來是這麼沒頭緒的事,她也答應我求人不如求己,只好努力弄懂,不懂就問老師、同學吧!

國中時沒補習,功課一樣名列前茅,似乎沒有感覺到升學的壓力。不過一次小考被同學告狀說我作弊,讓我第一次意識到「競爭」是怎麼回事。當時老師直接把我叫了去,說她不相信我會作弊,並說明告狀的同學是如何形容我作弊的方式,原來是計算用的白紙,被誤認為是寫滿公式的作弊紙。那是我腦筋笨,怕一開始考試把背好的公式忘個一乾二淨,所以在同學互相檢查過計算紙是空白的,可以開始作答之後,我就先開始寫公式了。無奈被旁邊的同學「喵」到滿是公式的計算紙,以為我作弊,一狀告到導師那兒去。

這個同學課後英文、數學、理化都補習,平常考試排名不是我第一,就是她第一。不管誰是第一名,我都很高興,因為名次對我來說並不是很重要,或許是我得來不是太困難,也或許是家裡可以接受我不是第一名,對於名次,我從來並沒有特別的感覺。不過這位同學很在意名次,也常透露家裡父母希望他名列前矛,所以有時候,我甚至希望是他第一名,而不是我。經過這一次密告作弊的經驗之後,我忽然明白到人與人之間原來是有「競爭」、「信任」存在,即使他是我的好朋友。

青少年社會啟蒙的第一課不是數學課、不是英文課,也不是補習;是同儕間的競爭與信任。競爭是考驗人性與價值觀的殘忍度量衡,無論是師長所造成,或是動物天性所使然,我們的意識與智能啟蒙時,便會面對伴隨著競爭接踵而至的信任與各項人性的考驗。



【參考網站】公共電視:危險心靈


【延伸閱讀】我想起我看過的兩本書,或許在觀看這部連續劇時,可以伴隨著多些啟發。

成為一個人(On becoming a person : a therapist’s view of psychotherapy)
該隱的封印:揭開男孩世界的殘忍文化!(Raising Cain:Protecting the Emotional Life of Boys)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