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順街的阿婆乾麵攤像是有一股魔力,每天總叫我魂牽夢繫不已,特別是到了用餐時刻,總希望可以到攤位前紮紮實實地吃上一頓飯。而每回在這兒吃完飯,我總是 心滿意足地感覺幸福不已。再樸實不過的食材,加上阿婆總是能搭配簡單卻再適合不過的料理手法,將新鮮食物的原味烹煮出來的好手藝,對我來說,簡直比山珍海 味還迷人。沒辦法每天報到,常常追著朋友問今天去吃了些什麼東西?阿婆又煮了些什麼?有回聽說阿婆煮了筍乾,我簡直恨不得馬上飛奔過去呢!

阿婆的筍乾非常好吃,她調味的恰到好處,會讓筍乾的自然風味散發出來,甘甜甘甜,一點也不死鹹。阿婆說弄筍乾很花時間,她也沒辦法每天弄,有的客人 久久沒吃到還會跟她「討」(台語,意思是拜託她要她做)。連陳鴻寫過的那篇介紹阿婆麵攤的文章,寫的也是筍乾。他形容阿婆的個性也像竹筍一樣,堅忍有韌 性,踏實實在。

我媽媽愛吃竹筍,打小幾乎各式各樣的竹筍料理我都嚐過。光是竹筍,就有好幾種不同的種類,麻竹、綠竹、孟宗竹(台語叫「毛竹筍」)和桂竹,桂竹筍和 麻竹筍常做成筍乾,冬天的冬筍煮清湯,更是家常食譜的一道美味。記得小時候,媽媽也自己曬過筍乾,還有常曬一些菜乾,像是白花椰菜、高麗菜、豇豆等等,把 筍乾或菜乾跟著豬肉和油豆腐、豆皮、車輪面筋等紅燒成一鍋,是下飯的好菜,吃上好幾天也不膩。從小我就喜歡吃筍乾和菜乾,一鍋紅燒肉常常這兩樣東西都吃完 了,還剩一堆肉,媽媽總要再放進新的材料再滷一鍋。在阿婆這裡吃這些菜的好處是,她總是拿捏好適當的分量,不多不少,就算是紅燒或滷鍋的食物,也都是在 一、兩天就賣完。至於筍乾,只要你今天看到攤子上有,不用猶豫,趕緊點一道,不然明天再來,除非阿婆又再新煮一鍋,不然就會錯過了。因為筍乾太好吃,常常 不到半天就會賣完了。中午要是晚一點來,恐怕就沒有了。

即使是一盤小菜,都能讓我覺得幸福無比的阿婆乾麵。

阿婆的麵攤像是飯桌,常常到這兒吃東西,像挖寶一樣,因為每天都有不同的新菜色會出現。有時候你也不用點菜,阿婆會說今天有什麼什麼,吃什麼什麼好 不好?上禮拜週末天氣變冷又下起雨,阿婆煮了麻油雞,和友人去晚了一點,所以麻油雞都幾乎賣光了,阿婆舀了一碗裝了滿滿的紅棗和兩隻雞爪的麻油雞湯請我們 吃,麻油雞湯裡放了不少米酒,喝下去暖呼呼的好舒服,一顆顆大大的紅棗,這碗湯食補益氣,對阿婆的好意滿懷感謝。

連著週末兩天都下雨,挨在小小的攤位上吃麵,雨水從小小的雨棚上滴落,心裡想下雨天一定生意會受影響,走的時候友人問了阿婆一聲,落雨真難弄,阿婆答腔說,毋啦!要知足啦!在雨中,我撐起傘,對阿婆笑了笑,道聲再見,帶著這句話,幸福地離去。

【延伸閱讀】清貧小吃-泰順街阿婆乾麵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