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硐古早麵 -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乾米粉

隔著斑駁腐鏽的鐵柵欄往車站裡面望去,剛剛下車後的月台上已經沒有半個人,靜悄悄的白晝在午後飄起小雨,天色逐漸昏暗下來,沿著鐵道旁的小路散步,雨愈下愈大。

侯硐火車站

為了避雨,我們在這家老夫妻開的小麵店裡落腳(後來才知道這家麵店叫做「大麵發」)。2005年,初次拜訪侯硐,當時此地呈現出來的完全是一個沒落小鎮的風貌,整個小鎮空蕩蕩的,不似今日因貓咪進駐而再度熱鬧的模樣。平淡寧靜的街景,是我最初的侯硐記憶,或許外觀上有點破敗,然而骨子裡卻是無論外界人事如何變化,這個位於台灣北邊靠山臨水的小鎮,兀自持續昂揚生存的堅韌。即使沒有過去曾有的繁華,這個小鎮也不曾稍減它的風塵僕僕。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

侯硐古早麵 -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的擺設相當懷舊,仍然保留著以前白色磁磚砌成的牆壁,擺放冷盤食材的鋼嵌透明玻璃櫃,放在一樣也是白色瓷磚砌成的料理台上,成了店面最明顯的招牌;櫃裡擺著大腸、豬心、煙燻豬頭皮等最有台灣味的黑白切,另外有豆乾、滷蛋和海帶等滷味,還看到一隻烏骨雞和一隻白煮雞,看起來澎湃又令人垂涎。有多久沒見到烏骨雞了,那韌勁十足又香甜的肉質可是人間美味,撇幾顆蒜頭加點醬油,白斬雞配這蘸醬最對味了。老阿公切白斬雞的木砧板,中間已經都凹下一個窩窩了,千刀萬斬的骨肉分離,見證人事滄桑,歷經歲月洗鍊。

侯硐古早麵 -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料理台

老阿嬤的身體略微佝僂,身手也有點緩慢不靈活,端來一碗熱騰騰、香噴噴的蒜頭醬油乾拌麵,水蒸氣蒸騰往上,香味飄溢進鼻腔,這一切恍若電影慢格移動,直到拿起筷子,「唰」的一聲將麵吸往嘴裡,爽快地吞嚥下肚。彷彿也一併吞下那一絲舊日氣息,舒緩、甘甜,曾經美好現在依舊不變的滋味。

幾根韭菜讓乾麵更添香氣,再簡單不過的乾麵,滿足了最簡單的心靈。

侯硐古早麵 -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乾麵麵點

侯硐古早麵 - 大麵發老夫妻麵店乾麵豬血湯

在這樣昏暗、靜謐的雨天午後,我在侯硐小鎮漫步,察覺到一股許久未曾有的感受,那是我在看電影「戀戀風塵」時,或是經過許多靜僻的小火車站時,總會體會到的一種熟悉感,雖然莫名所以,但我心底知道彼此有牽連。彷彿只有在這樣寧靜樸素的小鎮,我才能輕輕地、放心地安置好自己,向小溪、向山巒、向路邊經過的小狗,訴說我的心情。

 

侯硐 - 礦工塑像

侯硐古早麵攤

侯硐柑仔店糖果罐

《非搖擺不可: 寫給樂迷及樂手的爵士樂入門工具書》 (附贈CD)
「深入紐約核心,呈現最新的爵士訊息。林煒盛以專職樂手的敏銳眼光,為爵士樂迷與樂手找到最佳的入門、進階捷徑。」
──資深爵士樂評 傅慶良 專文推薦
新書介紹
博客來網路書店購書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