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472

剛到台北時,我跟一些南部上來的小孩一樣,迫不及待想去西門町逛逛,瞧瞧人們口中閃爍輝煌的繁華都市是什麼模樣?但是自從我單槍匹馬去逛了一回之後,就再也不願輕易嘗試,原因無它,因為我迷路了。

我總會在進入招牌滿街、高樓矗立的西門町巷弄中迷失方向,如同一隻迷走的獸,百般走撞嘗試仍找不到來路或出路,不是到了高架橋下只有車水馬龍的地方(後來我才知道是環河南路),不然就是老在萬年大樓和幾家戲院一帶鬼打牆走不出去。直到有一次,我終於找到公車站牌,在夜裡急忙跳上奔馳的公車,想趕在宿舍關門前回去,公車卻把我載到一個僻靜而無人蹤之處,只見一整排沒有燈光黑漆漆的住宅,街道上沒有一個人,當我發現公車行駛路線愈來愈不對勁時,趕緊拉了鈴下車,卻得獨自面對顯得更為漫長、黑暗且空盪的夜。

除了走路鬼打牆,我搭公車也常鬼打牆。我總是很厲害的都會搭上反方向的公車,於是離目的地愈來愈遠,而對於異鄉人的我來說,台北這城市,無論到哪裡都是陌生地,所以我也總是後知後覺的很晚才發現坐錯公車。然後更妙的是,以為再往反方向坐公車就會回到原地(照道理來說不是應該這樣嗎?),但是結果卻非如此,可能會從迷走變成暴走,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何處。迷路,加上老是坐錯反方向的公車,我把自己孤單一人在台北生活的故事搞得聽起來很可憐,不,其實是很愚笨。

誰叫那些高樓大廈擋住我辨識方向的視線?誰叫那些招牌怎麼都長得很相像,不管是餐廳還是新潮衣飾店到處都是,我總是記不住名字而無法判斷路徑。我真懷念在南部依循著夜來香、桂花樹的味道辨別方向,還有隨著巷口楊桃冰、水果店確認該不該轉彎的歲月。

搭錯公車下車時,心底總會響起小時候在外公家聽到古老的拉吉歐裡傳出的台語或日本歌謠,雖然當時不知道歌詞唱的是什麼,長大後我才明白,那也是生活在他方的異鄉人飄浪到異鄉城市的心境。

茫茫渺渺,不知叨位?

這種心情後來在圓環看到老旅社時又再度被喚起,當時腦海冒出一個提著一卡皮箱來台北城打拼的異鄉人,抬頭望著幾層樓高的旅社,心想這裡是今晚的落腳地的情景。然而,此時已在台北生活多年的我,不再是個完全的異鄉人。我不大確定心底認同的真正的「家鄉」何所在?我也幾乎全然要忘記年輕時對於生活、愛情或理想有過的任何信念,或者說我已不再是一個有某種固定信念的人。我知道愈是華麗的東西,內裡可能愈是不堪的破敗或醜陋,真實的生活從來不在他方,一但我立足於他方,我便生活在此,這成了我生活在他方的起點,從迷路開始就註定了我在這個城市的命運。

在西門町迷路的我,差的只是手裡拎著的一卡皮箱,承載著人生重量的一卡皮箱。

當我看到這隻在西門町前的奔牛時,想到的是這一幕往事。

DSCN0471


【展覽資訊】
百年祝福 紅樓物語--西門紅樓百年特展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