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梅塔:

聽說誠品敦南正在改裝歇業中,想想都忘了上回是什麼時候去的?對於誠品敦南,我記憶最深刻的,就是曾與你在那兒分別的一個擁抱。

記得那天我們吃完飯回到書店,各自逛自己喜歡的書區,離開前,你攤開雙手示意要給我一個擁抱,我半晌間有點反應遲鈍地往前半步,與你相擁,互道珍重。當時我正遭逢公司的人事困境,做為唯一反抗不合理權威的人,周圍同事多半選擇噤聲不語,因而讓我神傷不已,你的一個擁抱,宛若寒冬中的太陽讓我溫暖好久。我依稀記得,當我們彼此相擁在對方的肩頭時,我幾乎是噙著要掉下的眼淚,或許礙於公共場合,轉念間心中倏忽有股幸福感於焉升起。

那一瞬間我笑了,再回過頭看你也是一臉的笑,感覺好溫馨。直到現在,那份暖意,都在我心中熨著。

東方人似乎不大習慣互相擁抱,不過在國外或跟外國人打交道,擁抱幾乎是常見的社交儀式。剛開始我也不大習慣,讓自己的身體與對方靠得這麼近,特別是異性,以一種專屬於親密伴侶的距離。但後來也逐漸習以為常,而且即使很多像是虛應故事一般的社交場合,毫無深厚感情可言,卻也總讓我有不一樣的感覺。

透過擁抱,我感到親近、溫暖、被接納。這種感覺滿好的。

下回再見面時,不曉得可不可以像上次在誠品道別一樣,緊緊的擁抱?

很想念你,願你一切都好!


PS:
這是2006年村聲雜誌(Village Voice)9月號的封面,這雜誌用報紙紙質印刷、總是厚厚的一大疊,我在東村拿到時,雙手捧著、兩眼凝視封面,呆立在馬路邊,心裏撼動許久。



angel in New York, SEP 15, 2008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