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照片中,您懷裡抱著我,腳邊站著兩個表哥,您說,這面生做就是外省仔子的面,一邊笑笑地對著鏡頭,爸爸用相機拍下我們,這一幕,瞬間停留在我們的永恆記憶中。

其實,我的臉龐依稀仍可看出母系家族的淵源,像我微微隆起的鸛骨就是。

阿嬤,我好喜歡您的笑,讓我總是溫暖地感覺到您對我們的愛。喜歡一到阿嬤家,您會笑瞇瞇地問我要不要喝杏仁茶,我最愛冬天裡喝上一杯您沖的杏仁茶,熱呼呼地,你還說,喝杏仁茶對女孩子好,可以養顏美容。難怪阿嬤的皮膚看起來幼咪咪的。雖然有時候您也會很兇,當我們躺在大通舖塌塌米上,半天還不睡午覺,您會大聲地嚇斥我們,要我們ㄉㄧㄤ˙ㄉㄧㄤ˙(客家話「安靜」的意思),趕緊睡覺!可是我總會想起您哄我們睡午覺時,用椰子葉剪成的涼扇,在我們旁邊搧呀搧地,希望喊熱得睡不著的我們,可以涼快點睡好覺。

因為爸爸是外省人的關係,我們在家都講國語,但是一到阿嬤家,阿公、阿嬤講的是客家話,我們唯一的共通語言變成了閩南語。雖然他們也會講一點點國語,但是我和阿公、阿嬤大部分都用閩南語對話。因為跟阿嬤家住得近,小時候常常回阿嬤家,我曾問過我媽一個問題,為什麼回阿嬤家時說的是「阿嬤家」,不「阿公家」?我媽笑笑說不都一樣,阿嬤家就是阿公家呀!可是,我們都說回「阿嬤」家呀!我說。我媽大概也覺得小孩子很「番」吧?阿嬤中午都看楊麗花歌仔戲,所以我的台語有一大半都是歌仔戲裡學的。

阿嬤,我知道您年紀大了,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了,可是您還記得我的名字,想到這兒時,我總是忍不住滿眶淚水。阿嬤,您走了,我有點難過,也很遺憾,當我正忙著工作,想到應該要去看看您時,卻沒想到幾天後聽到的卻是您已離去的消息,我什麼話都再也不能跟您說了。

阿嬤,謝謝您曾為這個家族付出的一切,您走了,我們會永遠懷念您,希望您一樣帶著滿臉的微笑,昇天做仙。



【後記】

我的阿嬤在上個月離開了人世。晚年的她因為摔斷腿,只能坐在輪椅上,而且可能因為有失智的症狀,很多人的名字他都想不起來了。剛吃過飯也會喊著要吃飯,忘記已經吃過。(可是,有時候我不禁會想,有十個子女的他,要都記清楚幾十個內外孫的名字,恐怕也不容易。)

最近一個多月都在忙著這個
幫助失智老人的公益活動,一開始確定與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合作時,我就想起應該要找時間去看看阿嬤,畢竟他老人家年紀大了。卻沒想到,我才將這念頭跟朋友提起後的幾天,就聽到他已離開人世的消息。雖然說高齡九十三的他仙逝,在習俗中算是喜事,訃聞、輓聯都是大紅色,可是還是會覺得有點不捨和難過。

從小到大,受過阿嬤的恩惠與照顧太多,卻無以回報。或許,就將這次活動獻給他,希望更多的失智長輩可以得到照護與關心。

    全站熱搜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