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了今年的生日,當天翹了小提琴課,不到七點就早早離開辦公室,為了躲避總是繁忙快節奏的工作步調,沒有一刻喘息地,我拎著公事包,把琴盒和小提琴丟在辦公室,腦子裡盡是布魯赫的小提琴協奏曲,我在主奏小提琴十四小節堂皇壯麗的序奏中,快步走向打卡鐘完成一天的交代,倉皇快步的奔進電梯一路下降,加快腳步走進馬路,希望就此無聲無息地消失在人群裡。我的生日,十一月的一天,我在人世誕生,每年就在記憶年歲和企圖逃離人世中過這一天。

動人至極的慢板樂章響起,我的眼淚竟要飆洩而下,這樣的狂喜和浪漫,是否能就此陪伴我度過一生?悄然登場的樂章,我總是措手不及地迎接豐富的情感,攤開雙手承接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輕如鴻毛,重如泰山」的生命意義,是否還要繼續追尋的問號,就隨著日復一日的生活繁瑣,逕自拉長成一個驚嘆號,有如當頭棒喝,千斤萬頂的迎面而來。 

還來不及回想過去,就已經踏上往前的道路;所以學習著不去回想過去,在正在進行的路上亦步亦趨的追尋著所謂的人生目標。但我已失去目標,沒有方向,不想擁有目標也不想有方向,我的 人生是隨興所至的,隨意而為的;或許,這只是我在充分規劃工作以至於繁複細節都要按部就班、按表操課外的一種解脫。 

興奮在不斷累積之後,總會在最終得到舒展宣洩,最後樂章的快板,正準備帶我到人生的另一個境界。快節奏也該有舒緩的時刻,規則性也可以被打破,人生,不是只能選擇逃離,在逃脫的那一刻,我發現生命的另 一層意義。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