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5684S

2012/4/4 福隆到草嶺古道,救援被遺棄狗狗行動

4/4清明兒童節假期從福隆車站下車經田寮洋到草嶺古道,準備爬山健行,上山走到福隆濱海公路入口進來的路上,看到一隻癱在路旁的狗,側躺、四肢伸直攤平,叫他也沒有反應。同行的Wei發現這隻狗不但虛弱得幾乎沒有反應,似乎也站不起來的樣子,因為大聲喊他時,只有稍微抬了一下眼。我本來覺得狗只是在休息,但Wei堅持狗應該是病了,看樣子的確如此,否則不可能連靠近他喊他都沒反應。據蹲在狗面前的Wei說,他問這隻狗是不是需要幫忙,結果狗眼睛濕了,好像掉眼淚了。於是我折回頭,和Wei觀察狗狗的情況。

狗狗的鼻頭紅紅的,上面的毛也掉了一些,全身覆毛但很稀少,佈滿脫落的黑色痂皮,應該是感染了皮膚病,所以身上的毛也幾乎掉光了,還散發出一股臭味。因為狗狗身上穿了一件衣服,所以研判不是流浪狗,也不可能是附近人家養的狗(這種地方養的狗沒看過還穿衣服的),很有可能是被人遺棄了。

看狗狗的樣子不是受傷生病就是累癱餓壞了,我們拿出背包裡的水,正好有一對經過的情侶看到了也停下來,拿出麵包一起餵狗。。我們也很擔心他是不是受傷了,因為他側躺著,只能翻開一側衣服檢查他的身體和後肢,沒發現傷口,我再輕輕摸摸他的脊椎、後肢,還有身上,都沒有反應,看樣子應該沒有受傷,不過,當摸到外側的前腳上截時,他把頭稍微抬起了一下下,所以我覺得他的手可能有點受傷,但是被衣服包得很緊,一方面擔心他骨折也不敢亂移動他,所以也沒有繼續脫開衣服檢查。餵他陸續吃完了杯子蛋糕、麵包和水,狗狗都是這樣躺著,然後虛弱地抬起頭一下下吃東西,看來真的是餓壞了,而且身體非常虛弱。

DSCN5686S

Wei連絡了照生會動物緊急救援,告知地址定位(很幸運在旁邊不遠處發現信箱,正好有信,信上有地址),不過照生會的工作人員正在九份救援一隻狗,還要一陣子才能抵達。我們把狗移到太陽比較照不到的地方,那對情侶的男士還摘了樹枝有樹葉擋在他旁邊幫他遮陽,然後拿出剩下的麵包和水放在旁邊,算是安頓好他,再來因為他幾乎沒有行動力,所以研判他不會跑走,所以我們又繼續往前走,打算晚點再跟照生會聯絡確認是不是救到狗狗了。

從福隆到大里,爬完草嶺古道已經是下午4、5點了,再從大里搭車到大溪吃晚餐,Wei又打了電話給照生會。結果照生會說今天假日九份塞車實在太嚴重了,要明天才能過去。一聽要等明天才能去救,實在放心不下,於是我們決定再去福隆一趟看看狗狗的狀況。

從大溪坐到福隆下車,在小七買了水和幾盒狗食,走大約20幾分鐘路程,大半路段都沒路燈,走起來有點心驚膽顫,終於找到白天發現狗狗的地方,可是卻沒見他在原地。

DSCN5795S

該不會跑走了吧?我們仔細一看,才發現他移到樹叢更裡面一點的地方了,他換了姿勢不像白天是側躺著,而是兩手在前面、頭擺在手旁邊趴下躺著,可是還是一樣癱著不動。我們餵他吃東西喝水,剛開始他一樣只是頭抬起來,前腳膝蓋稍微挺起來吃,可能狗罐頭太好吃,突然間他就站起來了,看起來也比白天有元氣一點,我們看了好高興。不過才吃完罐頭沒多久,他馬上又整個癱下去了。餵完他,又擺了幾碗水在他旁邊,跟他說說話,告訴他要撐著點,不要亂跑,明天就找人來救他。

晚上折回去看到狗狗還好好的,心裡還滿高興的,因為照生無法當天去救援,Wei說要讓狗狗知道,今天不能去救她,但明天一定會去救他。下山時我想到Wei這樣說,忽然懂了他為什麼這樣說了,因為他沒有把狗狗只當成是一般人認為的狗,而是一個生命,跟人、跟其他動物一樣都同等對待。如果我們晚上沒折回去看他,萬一狗狗一直等不到人,實在太可憐了。Wei聯絡照生時說,後續醫療費用我們會盡可能幫忙,希望明天可以去救他。不過Wei也想好了後續各種可能的情況和方案,萬一照生還是無法去救,他就打算自己去把狗帶出來。

晚上折回去看狗狗的情況比白天好很多,眼睛張開得也比較久,剛發現他移到更裡面時,我叫了他一聲:「狗狗」,他頭抬起來看我,隱約好像聽到他叫了一聲,Wei也說好像有聽到他叫,可能太虛弱沒什麼聲音。狗狗聽到我的聲音後張著眼睛看著我,我就知道他認得我。我相信他可以撐到明天沒問題。我想狗狗是自己移到裡面一點的,可能因為吃了東西有點力氣了,因為裡面比較隱蔽,地上也有枯葉鋪著,我有種感覺,他也想求條生路。白天走草嶺古道時,經過每一座土地公廟和廟宇,我們都跟土地公或神明報告,請保佑他,希望上天有好生之德,一定要幫忙他。

DSCN5796S

如果有車的話,我們今天就可以把狗狗帶出來了。可是沒辦法,身上也沒適合的載具可以背他,只能暫時先這樣了。We也i跟照生約好隔天上午聯絡一下,如果要去就在福隆會面,他會去福隆等。Wei跟我說如果對方無法去或馬上去,他也要自己去福隆先陪狗狗,或是自己先把狗狗帶出來。他說這樣別人也會比較想去救狗狗,「你得自己先努力」,他說。

Wei救過狗救過貓救過鳥,如果不是他好心,只有我的話,應該不會發現狗有問題,就直接繼續往前走了。希望狗狗可以平安獲救,回來路上我邊埋怨丟狗狗的人,忍不住掉淚了,真是難過,被丟掉的狗狗,心裡不是更難過?

從福隆搭上車已經是晚上9:37,回到台北11點多了,雖然心裡還是掛著狗狗,不過隔天要上班沒辦法跟著Wei去,只好幫忙想辦法,希望可以順利把狗救出來。

(待續)爬草嶺古道遇見落難的生命 (下) 

【延伸閱讀】爬草嶺古道救狗狗記 (Wei寫的救狗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