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飄

從美國回來後一個月的時間,我不記得曾經看過台北市的天空出現過一天藍天。每天出門見到灰濛濛既不是雲也不是霧的天空,感覺特別陰鬱。這時候,就覺得寧願氣溫低但有藍天日照,也不要這種濕溽的空氣和慘澹的天空。雖然去美國只是短暫的旅遊,卻讓我想念起那裡的藍天,看了心情都會很好。每天起床,我都習慣望向窗外看看今天的天氣如何,經常出現的藍天和陽光,以及室內暖氣的溫度,總是讓我產生錯覺誤解,一打開窗戶,窗外的空氣可是冷得要命呀!

但是我寧願要這樣的藍天,即使冰冷卻聞起來新鮮的空氣。像台北市這樣的天空和空氣品質,在街上走路連要大口呼吸喘口氣都很費力呀!

前天在書店裡看到一本剛出版的小說,很少閱讀小說的我,因為在網路上看過出版訊息就好奇地拿起書來翻了一下。不少句子幾乎都聚合了長串的形容詞,為了形容一種狀態,可能是某種簡單的狀態,但用了好多形容詞去描述那種狀態,就像明明看到了一顆球要掉落在地上了,卻忽然變成了長時間的慢動作,雖然你不想要看到球掉落的慢動作,但是球甚至還長出了臉開始在向你展示各種表情,當你耐心盡失,球才接著砰地一聲落地。如此不乾脆,這般拖泥帶水,飄飄蕩蕩的文字感,字裡行間像是有許多絆腳的小石子一樣,阻礙眼球及思緒的前進,讓一向讀小說沒什麼耐心的我,沒讀幾個句子連翻頁都沒翻就放下了書。

人生還是要快意一點的好。就算飄盪總還是會有個著落,有著落前,不痛快、不夠淋漓盡致的都是累贅,太多的累贅就變成多餘的負擔,沒必要的話,也不用為了顯示飄盪的過程而去強加。

接著,我瞄到架上有《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這本書,這本美國六○年代出版的小說很早就改編成電影,在我很年輕的時候看過,一部非常棒、如果要列我覺得最好看的十部電影,一定要排進去的經典電影。這本小說的封面就是當年電影男主角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那一看就是狂放不羈的臉龐,一看到那張臉,讓我在還來不及想起任何電影片段的情形下,就再度被深深觸動。

我竟然在還沒想起任何一個電影片段時,就又像當年一樣被這種悲傷的情緒感染。那個渴望自由、對抗威權,面臨既殘酷又邪惡的人性,依舊挺身向前的悲劇主角,讓多年以後從年輕單純未經歷社會考驗,到老練事故歷經社會磨練之後的我,被相同的力道強烈牽引並依然深受感動。

或許骨子裡我就是反骨吧?比起麻木不仁,我更喜歡有血有肉。

拿起這本書翻了幾頁,欲罷不能,這是個值得再次溫習的故事,雖然它讓我充滿感傷,但我就想要這樣的前進感,隨著文字不斷地往前進,沒有多餘的形容詞,不要沒有意義的慢動作或停留,一次到位的情節描述和平實卻饒富深意的對話,再三咀嚼也不覺乏味。

與其叨叨絮絮毫無意義,寧願一針見血簡潔扼要。

喔,對了,找時間要來重看《飛越杜鵑窩》這部電影,雖然我知道看完會很悲傷。

※照片攝於台北市青田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