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072S

回顧是我最不喜歡做的事情之一。

沒什麼特別原因,我這個人雖然重感情,卻把什麼都看得很淡,「逝者已矣,來者可追」,人的力量有限,不需拘泥於當下現時的種種,或困於一時的顛簸起伏、耽於短暫的絢爛繁華。正如工作時我經常會親眼目睹的畫面,當舞台布幕落下,掌聲逐漸消失於空氣中,一切歸於平靜,幕前幕後成就的就是那一場場不可能盡然完美,但卻萬般淋漓盡致的演出。

猶記得大學時看京劇「鎖麟囊」,對其中一段詞的印象特別深刻,這幾年歷經人情世故,這幾句詞更是經常浮出心底:

「休戀逝水,苦海回身,早悟蘭因。」

早悟的人兒或許比較幸福,無法參透的人也不用一再枉費心機。休戀逝水、休戀逝水啊!

(這是要轉移話題的分隔線,因為上面的文章差不多就這樣結束了,沒什麼好繼續發揮的了,下面我要寫的內容調性有點落差,直接劃分隔線比較快,不用費心思搞什麼起承轉合了。)

---------------------------

如果你曾仔細看過我的部落格邊欄的話,可能會注意到最下面有一欄「人生大事」寫了這麼一句:

★我對於人生的哲學就是時間很重要,而我對於時間的哲學就是不去注意就過得很快。

當時為了要放幾個計日器,為自己的部落格生涯、宅在家裡當腐女的生涯,以及重啟工作的日子做個紀錄,因此就隨手寫下對時間的看法。有一次,在噗浪中還遇到網友跟我分享他看了這句話覺得挺有感覺的,滿開心有人產生共鳴。

是的,我就是這麼無所謂的人,真的無所謂嗎?倒也不盡然。重點是「盡其在我」。痛苦的、快樂的我們都必然經歷過,也勢必要不斷再經歷下去,那麼,是痛苦或是快樂有那麼重要嗎?需要的是survive、「度過」,無論如何都要挺過去。

就在即將「度過」2009年之際,我還是會持續大步往前走,用盡各種可能的姿勢,走跳迎接新的一年,酣暢淋漓地「度過」2010年,以及往後的每一年。

跨年一如往常並沒有任何特別的計畫,趁著月底固定進行電腦資料備份工作的同時,瀏覽硬碟中的相片,不知不覺地也想起這一年來發生的種種。用照片記錄生活已經成為我的習慣,以致於現在每次跟朋友吃飯,朋友都會自動體貼地慢點動筷子挾菜,好讓我拍照(不過現在真的比較少每吃必照了,有點懶也是原因,所以如果我沒有拍照的興頭了,就表示我活得很沒勁兒),如果某天沒有照片留下來,就好像日子也空白了一樣,也不知道是怎麼度過的。我不是很在意生活一定要留下痕跡以便往後回顧什麼的,不過看著一張張照片,真的會有這一年來沒有白過的感覺。

就是如此,你不需要特別去回顧什麼,生活中的一景一物總是與回憶相連,無論你掛意與否。

我的2009究竟怎麼過的?若不是這些照片,恐怕也不復記憶。不像去年2008年,因為冬天、夏天各有一趟旅行的關係,所以明確地在生命中註記著這段行程與回憶。今年沒有出國旅行,不過還是在上半年時到台南走過幾個地方,相較於以往幾年,今年應該是行旅腳程最少的一年。

因為去年休息一年暫停了工作,今年又重新啟動工作,一切都往不可知的方向發展,但也帶來許多新的經驗與機會。除了工作以外,猶記得去年一開始就立下目標,希望今年至少能做到每個月翻譯一篇GVO文章,結果只翻譯了六篇而已,目標達成率只有50%。但願明年我能達成這個目標,甚至超越它。如果還不知道什麼是GVO的朋友,請參考這篇:全球之聲,五年紀事。同時這兩年來陸續也幫朋友整理一本書稿,同時去年到紐約拍了一些照片放在書裡,如果順利的話,應該會在明年出版。

今年的最後一季,因為中科的關係,將我對環境議題的「整把火」都燒了起來,而且還是怒火!因為這把怒火的關係,我不斷閱讀有關中科的文章,關注中科的動態,同時也關心其他環境相關議題,但最終並沒能真正做些什麼事。這些汙染台灣環境、破壞台灣土地的事件不斷地發生,從六輕汙染、潮寮毒氣、戴奧辛毒鴨,為什麼到頭來台灣還是只有開發工業區、科學園區的選項?這大概是今年最讓我不安穩的事,而可以預見的是,未來也將繼續不安穩下去。但我說了,我有各種姿勢迎接未來,對於這種事情,我一樣有,現在不能做什麼,不代表未來不能做什麼。

因為2010年,是two thousand and ten,也是twenty-ten,你可以化整加零,也可以一拆為二。

【照片說明】今年2月春節家庭旅遊時在武陵農場拍攝的梅花。花開花謝又一年哪!我倒是很欣賞這花盛開的姿態。

PS: 2009年照片回顧請見下集分曉。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