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二手書清倉拍賣!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露天拍賣。謝謝!
歡迎參觀我的賣場

DSCN0535
你會付多少小費呢?(攝於紐約上州某家義大利餐廳)

是誰說:「不要得罪服務生,他們啥都幹得出來」的?別擔心,《服務生發騷--餐廳侍者機密檔案》(Waiter Rant: Thanks for the Confessions of A Cynical Waiter) (註:本書正式出版的書名為《無名侍:服務生機密檔案》)這本書只不過是發發牢騷而已,至少在前十章的試讀本中,還沒看到什麼驚世駭俗的下流勾當(請注意,我說的是對客人的作為,沒說其他也是。)

但是就只有發發牢騷而已嗎?能靠在部落格發牢騷而出書,作者Steve Dublanica不只有兩把刷子而已!他將自己在紐約的餐廳擔任服務生的經歷寫在部落格上,大受歡迎後不但得到部落格獎,還獲得出版商的青睞出了書。如果你還覺得服務生不過就是端端盤子、虛情假意地討顧客的歡心,以便獲取更多的小費的話(儘管我在看這本書之前並不是這麼想的),我必須要說,你真的是大錯特錯了。

如果說辦公室政治是工作時嚴苛殘酷的必要之惡,那麼,餐廳的辦公室政治就還要加上「令人作噁」四個字,不只是那些殘羹剩肴而已,人性的醜陋黑暗惡劣全都濃縮在那一方餐桌上。如果你以為這不過是一本服務生發牢騷、描述奧客惡劣行徑的書,那麼,你將錯過重新省視人生的機會。如果你未曾經歷過什麼是低著頭求生存的世界,不是你過得太爽就是你還沒長大,要不然就是你是踩著別人頭的那個人。你以為服務生的人生就這麼簡單嗎?不過就是拿更多小費、應付客人、廚子和餐廳老闆,即便只有如此,這都得憑功夫本事。

光說拿小費這件事,都是一門複雜的學問。住在沒有小費文化的台灣,很多人對於小費這件事缺乏正確的觀念。以為服務生要小費無非是希望在正常工酬外多拿一些收入罷了,甚至有些人可能還認為服務生太貪心。事實上並不然。到紐約旅行時,剛開始對上餐廳給小費應該怎麼給、給多少也感到很好奇,聽了住在紐約將近十年的朋友解釋後,才真正了解到小費對服務生的意義。

事實上,很多服務生的基本工資很低,大多數的情形則是連基本工資都沒有,要能維持基本的生活開銷,非得靠小費不可。更別說這些小費也不是都能進自己的口袋,還得拿來打理餐廳雜役、領班、帶位員、傳菜員和酒保了,要是連不肖的餐廳老闆或經理都想分一杯羹的話,那18-20%的小費根本就所剩不多,所以說小費幾乎可以說是服務生的基本收入了。

聽說有些中國人開的餐廳,更因為僧多粥少的關係,連基本工資都不給(並且壓榨工時非常厲害),所以服務生要有收入,僅有客人給的小費一途。我住紐約的朋友就提及曾目睹有些台灣學生或旅客到餐廳用餐時,覺得服務生服務態度差或是不滿意而不給小費,有些人還假裝不知道或是與服務生起爭執,甚至故意把一堆錢並不包括小費放在桌上便迅速落跑的事,我覺得還真讓人替這些人渣感到厚顏無恥(我絕對能體會服務生的心情)。真不知道該給小費這件事也就算了,但是故意逃避給小費,未免也太過分了。

對服務生而言,不給小費真是一件很傷人的事。這不僅是你對他缺乏尊重的問題,而且讓他一整天的辛苦都化無烏有,除了關乎生存的收入受影響,再也沒有什麼事比情緒和心理都受到傷害,以至於感覺自尊受踐踏還要嚴重。作者說:「服務生雖然不一定會記得小費給得大方的人,但那些『奧客』就算化成灰,我們也會記住。心情上的傷害加上沒拿到小費的那種尷尬,會把客人的臉烙進我們的腦子裡--幾乎就像重大意外發生時,連那個當下最微小的細節都會隨精神創傷一起鑄進受害者的記憶裡一樣。」相信也有不少客人會以服務生的服務態度或品質來當成給小費的依據,認為服務生不值得他付小費,或許未曾易地而處,無法體會箇中感受。

從小費這件事,就可以窺見文化差異及人品修養,據作者觀察,甚至包括職業與族裔。 有趣的是,作者還提到有些女孩子甚至會問服務生同行的男伴給了多少小費,當作衡量男人優劣的方法。「假如你對服務生不夠大方,那就表示:不論在經濟或感情上,你對她也不會有多慷慨。況且,小費給得少的人,床上功夫也不好。」信不信由你。

至於服務生靠小費維生這件事,就算不是每個旅客都知道,起碼旅行前也該做做功課。文化不是逛逛博物館、聽聽藝術表演而已,如果連該給服務生合理的小費這件事都不知道或不尊重的話,為什麼敢說自己旅行是為了要了解其他國家的文化呢?

作者的文筆犀利,對場景或情節的描述,足與導演或編劇的功力媲美,讓人覺得像在看精采而無冷場的電影,所以我幾乎是一氣呵成地讀完這僅有前十章的試讀本。他也很盡責,甚至提出社會學研究的數據,來印證他在職場上的細膩觀察與深入體驗。當然,他也提出個人職場經驗來否定某些研究調查結果。儘管他有時尖酸刻薄,冷潮熱諷之餘仍然流露同理心。雖然他描述那些檯面下的下流勾當時,不時會飆出別人口中或出自他嘴裡不堪入目的髒話,讓人幾乎要停止呼吸(也幾乎引起我想看原文書學學這些髒話怎麼說的欲望),但看完不得不承認,這些髒話在字裡行間流洩之餘,幾乎也讓人感覺與引人發噱的機鋒妙語一樣有療癒效果。

 

PS:
本書作者正在撰寫的新書,就是與有小費的各行各業有關的主題。美國的小費文化是個很有趣的議題,我曾聽朋友說有時連郵差都可能得用小費打點。

 

※警告:
以下具療癒效果的飆髒話內容節錄於試讀本,非常辛辣生猛,自認為衛道主義者請勿輕易服用,建議未成年者請勿閱讀,或請在家長陪同下閱讀。

「Elif air ab tizak!」我回他一槍。用這種方式說「你的屁眼裡塞了一千根老二!」的感覺很不錯。

既然阿美德怕死的同性戀,我這句話可謂正中紅心。看著他的臉紅起來時,我很感謝自己還記得幾句阿拉伯文可以拿來回嗆。這句話我已經練習了三天。要在餐廳做事,隨時準備幾句跟捅屁眼有關的話準沒錯。

 

《無名侍:服務生機密檔案》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ice30forever
  • 女生用自己男人給小費的多寡來衡量人性真不敢苟同ㄝ。
    我在這邊美容院洗完頭也會給小費有時被收下,但是有個柬埔賽來的小姐就很能行銷,她每次都拒收,總是對我說:下次再找我喔。
  • 如果女人可以用自己男人給小費的多寡衡量所有人的人性,那未免太神了。頂多是知道你身邊的男人對荷包的態度如何吧?若說從從吃一頓飯的過程、對服務生的或給小費的態度,觀察他是什麼樣的人,那還有點道理。

    angelsmileoo 於 2009/08/05 10:43 回覆

  • angelsmile
  • 果然是同樣一篇文章,每個人解讀不同。是我表達力太差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