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兩個月的夏季旅行時,有種假期也已經結束的感覺。很精采,很難忘,卻充滿難捨的心情。自從學校畢業後進入職場,就沒有過像暑假一樣的漫長假期,終於又有重溫的機會。雖然還是跟已相距甚遠的以往一樣,總覺得再長的暑假仍嫌短暫,但總算又享受了一個不當學生還能消磨的暑假。

暑假,充滿陽光和歡笑,汗水和淚水。夏天的旅行,也有異曲同工之妙。記得夏季離開紐約的前一天下午,我躺在屋裡的地板上,望著窗外的藍天和白雲,想著這段時間來經歷的種種,眼角不禁流下來不及擒住的不捨淚水。啊!就要結束了,這個長假就要結束啦!

陽光下的蔚藍天空和大朵白雲、曼哈頓夜晚閃爍著燈光的大樓、街道上比鄰而接的紅磚屋舍、身旁經過陌生人投以的微笑、地鐵裡燠熱擁擠卻如陽光般洋溢的生命力、各色人種和地域風情交融的空間,都讓人留下難忘且獨特的回憶。

帶著些微的茫然不知所措和一時難以割捨的情緒,忽然想起以前學生時代出營隊,或是工作時活動結束時,每回曲終人散時的心情也是類似。我腦袋空空地開始整理行李,也收納起波動的心情,繼續往前走。

從底特律轉機飛往大阪的飛機上,隔壁坐了一位日本歐吉桑,前額略禿,稀疏的頭髮參雜著白髮,看起來已有一點年紀。他獨自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我坐在走道旁的座位與他中間空了一個座位。沿途他不斷地看向窗外,似乎對窗外的景緻感到很新奇,一直忙著拍照和攝影。當機長宣布因為有乘客身體突感不適,必須在阿拉斯加的安克拉治降落時,我和他臉上都露出一絲欣喜,互相交換了微笑的表情。


紐約Laguadia機場


紐約Laguadia機場

習慣旅行的人可能知道,這並不代表機上乘客可以在未預定的降落地落腳,但是因為旅程多了一處停靠點,因而感到新奇與興奮。雖然,我第一次到美國就是在安克拉治轉機,還拍了機場候機室看起來很兇猛的北極熊標本,但仍掩不住因這趟意外的落腳,而感到欣喜的心情。

坐在我旁邊的這位日本歐吉桑,降落前看著安克拉治的冰封雪山大地,一樣忙著拍照和攝影,一會兒拿相機,一會兒換攝影機,開心地捕捉眼前的情景,也不時與一同注視窗外的我交換微笑。我感覺他對世界的好奇與歡喜,並未因為年紀增長,識多見廣而有絲毫削減。就像我第一次來到安克拉治一樣,相機裡滿滿的照片,儘管這僅是一個轉機點,或是臨時降落地。


臨時降落在阿拉斯加安克拉治機場,窗戶旁邊就是對生命保有熱情的日本歐吉桑

人生的路上,因為對週遭事物永不改變的好奇,與不斷突如其來的驚奇,我們始終處於啟程的狀態。故事,正在旅行,旅行的中間,我們不停地創造出各種故事,繼續前行。


機上雜誌的封底,敏感一點的朋友可能知道為什麼我會特別拍下這張照片


桃園中正機場的洗手間,跟前兩天看到的新聞有關

【後記】
就在結束夏季旅行回到台灣的第一天,收到網友阿線(文字邊境‧換日線)從墾丁寄來的自製明信片,這是他在台灣的墾丁獨自旅行時,寄出編號35的明信片,除正文外,明信片右下方註記著:

「K打開e-mail收到M的接機時間。」

阿線寄出的明信片正在旅行(阿線在Flickr上的明信片旅行),每張明信片都繼續訴說一個故事。這張編號35的明信片來到我這個落腳地,與我的生活情境不謀而合。只不過,沒有人來接機,我在機場搭上回台北的巴士,繼續一個人的旅程。

親愛的阿線,謝謝你!我經過換日線回台灣了,接到從南台灣寄來的明信片,讓我的旅程劃下一個完美難忘的句點。我決定,這趟旅程就在收到這張明信片作為結束,接著往下一個故事出發。開始吧!


換日線的文字寓/《時間》/明信片
(如果你也喜歡這張明信片,可以去換日線的文字寓看看。)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