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莫名的徬徨、失落、焦慮與不知所措,在元旦假期的第一天如浪襲來。

面臨這種心情低落,瞬間無所適從的情境,大約一年前即開始,這半年來愈發嚴重明顯。一開始我並不以為意,把它當成是身體進入熟年期的必然現象,心裡也納悶著:因為生理期影響而產生的心緒波動,強度會變強嗎?頻率會改變嗎?漸漸地,不知不覺也成了習慣,我好像也能適應這樣的身體和心情。




我總是安安靜靜地,跟這樣敏感的身體及心情共處。小心翼翼地捧著脆弱似乎易碎的心,輕輕地擦拭可能突如其來的淚水,在心底告訴自己這些很快就會過去,笑一笑,就算沒有開心的事情也會變得開心。

我還在跟這樣的我共處,直到天荒地老。



PS: 

照片的蘭花是友人在今年春節前,自飯店撤除花藝佈置時帶回。僅一株一掊土,綻放之後,凋謝。花謝後,我捨不得就此丟棄,仍偶爾澆灌,沒想到漫漫過了一陣時日後,新芽冒出,莖枝上又冒出花朵來。這樣單薄的一株蘭花,竟又第二輪開出花苞,再度綻放,展現生命無限的歡愉。

花再度凋謝之後,禿禿的莖枝上顯得落寞萬分,但我總記得花開時的美,仍繼續澆灌著它。不料,某日發現唯一的莖枝在辦公室被人沒消沒息地剪去,無影無蹤,我竟因此感傷不已。彷彿莖枝上的傷口,如同我心上的傷口一般。

我仍不捨將它丟棄,仍記得它綻放時的美好,仍願意與現在僅餘枝葉,毫無莖枝可再開花的它共度晨昏。生命,無限美好,需包容它的痛苦哀傷、快樂憂愁。

創作者介紹

::博斯普魯斯的月光::

angelsmile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